漓火
死已三千岁矣。
 

 贺玄厉声道:“正因为如此才更可恨!他凭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凭什么吸着别人的血、踩着别人的尸骨登了天,本人却能心安理得、毫无负担地享用这一切?


凭什么我连杀他的理由都没有。


天官124了死结

求亲妈给他们一个HE的机会

难以置信 前几天还在拿无渡和沉舟撞定义怕是要死一个的脑洞当梗 今天就现世报。

黑水没那么成美的定义下可以有的地风:

“还是我赢了。”

你到底是没舍得杀他。


风师强行自杀的定义下可以有的水风:

“青玄,哥哥先走一步,下面等着你。”

“……不用等了。”

明兄是我最好的朋友。

师无渡这一生有一个师青玄。

出走为他 。跋涉为他。飞升为他。逆命为他。张扬为他。相守为他。死也为他。

背负全部阴暗为许他活在光里。

肮脏龌龊伤了骨血,也求他光明磊落。

不悔为百年凝视,他的相随永长。

一辈子偷来的时光只这一点点,全部藏进他的眉心。

阖眼之前见这少年,那么笨拙那么绝望,知这是山河一度逐翅而生间不老的故人。


“青玄。”

我给过你机会 可你没有选我 你从来不选我


我以为他是下一个宋山风他偏要做下一个薛成美 好他妈虐 朋友你知道义城吗

带你看看我的曾经。


天官107血社火

很差的像素……第六盒的贝苏。
不知道笑点是少主生命力这么强大的还是全员近战……

有没有同好想换凤逆和璇玑的卡的。就……真心不看。

8月,我流。

是未知错误的部分,时间线在双方再次相遇之后。

我上辈子一定欠了ygy五千万还欠了wxy五个亿……完全不想做他们的功课!

《【卡米】你他娘的》

因为还剩政治和历史完——全没动过再加上今天的秀秀也完——全没更新看不到发发护妻也是肥——肠不高兴所以,再写一点。

仙踪同事设定,因为是写着玩所以看看就过。

原名:《搞事总裁:吃定你同事》

大概是米搬去和卡鬼混正经恋爱的前一段。

ooc也要打tag,强迫症犯了,希望可以有同好骂醒我。


正文往下。


你他娘的一定是疯了。赛伊连说。你会后悔的。

米拉扬把最后一本书塞进行李箱里,言简意赅:不。

他站起来提着鼓鼓囊囊的箱子走了,这动作让他看起来摇摇欲坠——然后他打开门,走出去,转过身来站定了微微躬身说打扰了,谢谢您,再见。

然后是很响亮的一声。呯。世界安静。

赛伊连...

两个礼拜之后他终于崩溃了,抬起头来笑容生硬死板倒是也没什么变化,说辰啊你有没有过后悔到想要死去的时候。我说我不知道。他就笑,右手臂没什么力气地握着茶杯颤抖,重复一遍不知道。可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自选的过去式里没有过后悔。我觉得再听我流的答案他就要疯了,可他从来知道我有没有说真话。我闭嘴。然后他说你出去。我流的交流方式,天才死的时候我的语表,所以我出去了。他把门窗落锁,我猜他关上所有的门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大哭了一波。我用三个小时逛了一圈图书馆,一个小时挑了一只新的茶杯。剩下一个小时我和他刚分手的人渣男朋友坐在甜品店里打UNO。此人超高速地吃了三只冰激凌两盏杨枝甘露一碗杏仁露正在尝试攻克最后的...

致敬太太!

雨雁:

这是一个卡米同好群群宣,是的是重发w占tag致歉
群号647814517
不知道这个图会不会被屏蔽总之试一下啦

是魔卡仙踪的卡菲休*米拉扬的同好群!

ヾ(′▽`*)ゝ 一个冷圈抱团聚众取暖,因为太太们有了粮的群

群内不禁止讨论其它cp,但请勿拆逆卡米
每月有活动目前已有两次逃猜,p2群相册现状

虽然很想吹一下群内太太们但果然还是,
怎么样,先加群上车吧。

卡米群7月的活动。

一共有三篇卡米,暂时先放出了被扒的。

群号647814517


存一些给自己看的卡米。

我来是为了王的下葬。

旧王已死。

两千米死线。

若你侥幸存活——我便成为你唯一虔诚的信徒。

因他是华尔琪。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爱丽莎闭着眼,看见远钟摇晃。
那种事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她说,背影逐渐和一个他熟悉的某人重合:……在弱者妥协之前。

我知道。罗杰拉斯抬起头来。你爱我,但你不是我。

谁都无法替代的荣光啊。

只有这个人,谁都……!

待续。

《【贝卡贝】一个故事》

不是cp!不是cp!【北哥要当成cp我也没什么办法

说友情好像也很奇怪……就当ooc小故事看吧。

不知道什么AU,混乱,写着玩。很雷。

谢谢北爸爸入坑,求您产粮!

北哥点文。不会取名字就这么着吧。

私设很多。


贝雷杰·海因策先生终于杀到现场时只看见一个背影。

红发。不合季节的围巾。品味微妙的风衣。转过头来的男人刚把什么重物往地上扔,听见背后声响幽幽回过头来露出两排尖牙:“哦,来啦。”好像他们真的做了什么约定。

红色的眼亮的惊人。

男人向贝雷杰走过来,拍拍衣角把深巷的全景交给他——他这才发现被扔在地上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麻袋。

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鼻青脸肿的杀...

《【EC】Elopment》

我不后悔能在这个国家遇到你。即便是在你的噩梦里。


这大概是我人生拖得最长的一篇repo了。期间也吃了玖太太一些非常正的安利,于是私心想,萌一对有粮吃的cp勾搭一个会给你粮吃的太太是多幸福的一件事【爆炸。

前两天终于补完了x战警的三部,一些进度条拉拉扯扯很多次(逆转的圈地运动!好评!)。我想我喜欢EC,除了电影和搞事阿官,比较私人的原因就是玖太太了。

包括Elopment。一如既往的是华丽的文风华丽的笔法华丽的连接方式,华丽了视觉也华丽了生命永长的挣扎。凝练的美丽。

在我的理解里EC是交错行走却始终并肩的两个人。背负的东西不一样、理想与信念不一样、落脚点不一样,却彼此相爱。

边写边...

三点半他醒来,普通的睁眼动作,没有突然坐起也没有满头大汗,只是很普通地伸手探身边抱着被子蜷成小小一团少年的鼻息,平稳,看来是没被惊醒。于是他很轻地侧过身从被子里滑出去,没费心探被踢到床底下的拖鞋。

五分钟后这个人盘腿坐在书房里,手枪的零件掉在地上叮当叮当。

他不是那么珍惜随身枪械的人。那种东西是冰冷的,远比不上他对温热的渴望。

世界正分崩离析,而他笑容的弧度越发夸张。

至少现在没人知道那是种痛苦。他感觉心脏抽痛。痛却让他喜悦。

疯狂把脸埋进掌心。茧、伤疤、刀痕、纹路里嵌满的血。

他快疯掉了,感觉脑子的内容物几乎炸开,几秒钟后这双手里将托着拌了辣椒的豆腐脑——这些东西将同样地铺满整间...

一个星期前我们去吃了冰激凌。你觉得无邪家的不够苦。

一个月之前我们去看了电影。你觉得我挑的电影太多人看。

一年之前我们窝在一条毯子里吹着空调打天刀。你觉得我玩天香菜玩唐门更菜。


我知道我是真的菜,你也是真的死了。


然后十年前我和一个天才相遇。


我大概是薄情意义上的天才了。

我他妈难道。一辈子都要因为一个幽灵被困在地面上吗。

就很累…对活着这件事本身毫无兴趣。

《【番外】210国道》

我喜欢你流血的样子。少年说。


吴尘看着他,没有表情。身后响起喇叭声。

南宫朗笑了,收起伞轻轻松松翻过街边的护栏拉开了车门:“坐过去,我来开车。”

黑色的悍马H6向前移动。

城市的血液继续流淌。


南宫朗顺理成章地把播放口的保罗莫里哀弹出来换了Janne Da Arc。吴尘对视觉系摇滚无感,然而并没有对penelope放到一半被切成DOLLS这件事表态——本来就无所谓的,他也从没有过什么特别的喜好。只是被拉斯特的习惯影响太久,连带着对时间没有了概念。

结果规规矩矩转过两个路口被拦下时摇下车窗,音量把交警唬的一愣一愣的。眼看驾驶座上浅茶色短发的少年是乖巧温润的模样,下意识就把副驾...

《【群宣】卡米同好群》

扩一扩这个群!一起来玩啊同好们!

卡米很冷让我们抱团取暖!

【记住这个太太@小雨点 ,是神。

小雨点:

群号:647814517
如题!是吃卡菲休*米拉扬这一对的同好群!是卡米哦注意避雷!
目前还是空空的新建群ヾ(′▽`*)ゝ
冷圈抱团取暖,日常讨论脑洞,就算没粮也要妄想着爽!(??)
请不要转载未得作者授权的图或文章!
再说一遍群号647814517,比心!
顺便吹一下太太,她是神! @漓火

《【白唐】八百里秦川》

不知所云的什么东西。

换文风玩。

有一个朋友生日,祝他69快乐,希望他没看到我抽风写的这什么东西。

很雷很无脑。慎。


唐门和太白在醉白池约架。

唐门很烂,近战不T远程不准,三下被打爆。

太白说垃圾,然后果断插旗认输。

唐门气到爆炸。可唐门烂啊,切完仇杀三下被打爆。

太白笑笑:呵呵。

唐门在雪地里很不优雅地躺着,颤巍巍伸出一只手比了个中指:给我等牢。

——到头也没回复活点。


唐门和太白在醉白池放烟花。

太白抬起头来感慨:丑啊。

唐门难得附议。手一滑放了一个。


唐门和太白在醉白池喝酒。太白负责喝,唐门负责尝试站树上。

太白看了一会傻子心情愉悦:放弃...

《【瑞R】I REMEMBER》

*新文风尝试中。

*大概不是很看得懂的模糊向。


我记得我们的初遇是在国王的酒会上,我们伸手去拿同一块苹果蛋糕。我记得我们再次相见是在校场上,他伸手说出他的名字。我记得他天空色的眼睛记得他惯于握剑的手上传来的温度记得他兜里玻璃纸包装的糖果是淘淘乐街右转第三家铺子靠窗货架第二层最中间的一种记得他发间薄荷叶的气息和他喊我名字时舒展开的眉。我甚至记得他的梦想——什么来着——做个骑士。说实在的他更适合做个诗人,我记得离开很多年之后打开生锈的信箱时倾泻下因久远而模糊的他的字迹,短诗、速写、我根本毫无兴趣的他经历的那些事,幼稚天真无知无畏到让人厌烦,可我保留下每一封信甚至熟记着哪一张信纸摊开夹着哪一...

…超怕。

教主和大佬的血缘关系就体现在强大的传【销能力上了吗。

有没有太太能从遗传学上解释一下这个问题了。

《【卡米】一点点糖in后海》

大概是后海的一小段?假装自己很高产!

如果哪天终于写了正文的话就删掉www暂时放置一下☆

不算占tag吧??


他们在旅途中相枕而眠,一切美好得不像是场逃亡。

米拉扬睁开眼时卡菲休正对着不知是蒸汽还是晨雾流过玻璃车窗形成的细小水流出神。疯狂先生似乎心情愉悦,呼吸声里隐约地跳跃着欢快的曲调。

米拉扬静听了一会没听出调子(想来是即兴演绎),于是悄悄地把脑袋从卡菲休的肩上移开。睡姿维持久了有些酸爽,起身时麻酥酥地痛。他伸手轻轻触碰脸侧,发烫而沾着潮意的一小块,烙着卡菲休围巾的印子——这块围巾的另一端不知什么时候被它的主人绕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卡菲休就在这时撤回视线看着他眯起眼来笑:...

《【卡罗卡】罪犬》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

魔卡AU半架空有大量删改。

吸血鬼卡菲休与也并不是人类的教皇罗杰拉斯。亲兄弟。

基本没什么cp向就是苏一苏他俩。

一句话卡米。


罗杰拉斯没想过他还会再见到他的血亲。

或者他想了。就在卡菲休出现在他身后的那一刻。

就算如此他也还是不紧不慢地完成了他的例行祷告——然后才终于分给卡菲休仅仅一瞥的注视。

"Earl Grey?"

"Earl Grey."

卡菲休接的很快。

他们离散漫长的岁月,所思所感却依然在彼此的眼中永恒。罗杰拉斯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便意识到这是一场并不庄严的会晤——卡菲休会在这里还是...

《【幻+金幻友情向】乘风》

 紫糖个人,短,不知所云,双ending,模糊并且乱。

一点点的现代paro

无cp!金幻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

人设属于七爸爸,ooc属于我。

歌词出自/bgm:魔法使いの弟子



【魔術は天使には使いこなせない】


他踩着天台的边缘,校服口袋里装着电量耗尽自动关机的肾六普拉斯,深空灰色,是兄长的礼物。

视线下滑是黑洞洞的天空。凌晨两点的街道上只剩昏黄色的灯光,穿过城市满是霾味的初雾在他的眼睛里影影绰绰。

他想跳下去。

他已经站在这里足足两个小时,时间漫长到恐惧感都麻木。他不明白自己在等待什么也不明白这样的等待会有什么样的尽头。但他想跳下去——这样的念想终...

《【卡米】夜雨》

一个新脑洞。写一小段。我流顺序,现→前→现。

佣兵咖啡x黑医教主

大概是罪恶之城的paro。私心ooc,让咖啡稍微甜一点让教主稍微有一点感情。

送给雁子。写的不好见谅。 @小雨点 


他转过街口。

雨是鲜红色——或者说黑街的雨永远是鲜红色。他没带伞,水线钻进衣衫钻进头发,把腰侧的红晕开,在素白的衬衫上淋漓得突兀。

那颗罪魁祸首的子弹已被他从伤口里挖出来埋进了枪手的心脏,字面意思——米拉扬的医疗箱里翻出的手术刀比他想象中锋利,刚被他撂地上的倒霉狙击手痛还没来得及呼一声那叶刀锋就嵌进了皮肉。卡菲休露出一个自认为很有亲和力的微笑,展示性地扬扬手里捏的子弹把它...

《【尤沙】没头没脑的一段》

皇帝真祖x暗杀者沙银

很短很雷很没脑子,剩下的全靠脑补,没有车也没有剧情,很烂。


【我愿亲手将你埋葬。】


而战斗已宣告落幕。暴君像是在笑又像是没有,冷金色的眼瞳沉在烛光里——那火焰刚被切断一次,只一个瞬间却又黏在一起,焰尖无声燎过一段灰黑色的烟尘。

一个瞬间。被压制的一方就已成了他。柔软的触感在背后绽开,沙银咽下闷痛和情绪直视着遮蔽烛火光芒的那个男人,脖颈绷出漂亮的曲线。

尤利西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过长的红发很是随意地从肩头滑落,扣着他手腕的力度却让这种朦胧变得毫无说服力——沙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来的,自己的匕首弹出夜行衣的时候、翻上皇帝爬着玫瑰与荆棘的黑铁窗台的时候——或...

《【卡米】好梦》

你在那个早晨无声死去。


我喊你,一次两次三次。你不回答。


最后一次我叫了你的名字。我说米拉扬,你再不醒我就在你的脸上画乌龟。


你还是不回答。


于是我决定不喊你了。每一个被突然叫醒的早晨你都不像看起来那么无所谓——我知道你所有的不高兴。


理由未知,目的未知——我知道你从初始到终结的全部。


我把遮住你眼睛的长发别到耳后。你的轮廓依然柔和,微笑着,大概在做一个好梦。


你什么时候能醒来呢?我好像没有很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在你身边躺下来,看见你的眼睛睁开,露出一个无奈甚至有点纵容意味的、天空颜色的笑容。


太阳很好。我大概在做一个好梦。

《【霍游】师弟》

一个很容易撞的脑洞【大概

现代paro 大学教师霍x无业游民小说作家(并没有涉及)游

已交往 同居中

真的只有一点点 短的甚至没有cp感

有没有太太能画个戴眼镜穿黑衬衫的耗子看看啊求您了【跪


课上到一半时走廊上出现个白发的青年,松松垮垮束起的长发,熨烫平整的黑衬衫衬得身形愈发挺拔。

大半的学生都看见了他,后来是全部。

——最后是讲师霍琊。

台下私语声响起时他已猜到了大概。米白长发、金褐眼瞳——他这一生却也只见过一个这样的美人。

他回过头,看见游浩贤对他微笑。一手摇晃着公寓钥匙的青年豪不避讳地与他对视,金丝眼镜下的桃花眼眨了眨。

就知道装可爱!霍琊...

《【双白】Ø》

现paro,无头无尾,模糊不清,极度短小。

前半幼双白。

正文如下。


(-∞,0)

光在视线里飘飘荡荡。白清明悠悠转醒,只见一双琥珀的眼,两瓣浅色的唇。

白寒露冷淡的表情都被光晕得柔和了。白清明眨眨眼,伸手拂去眼角的生理泪水,露出笑容来。

“师兄。”

他很普通很普通地喊白寒露,音调绵软绵软。

白寒露面不改色地揉了揉他的发顶,只背过身去微微屈膝:上来。

他小小的师弟发出一声轻快的欢呼,背起晾在长椅一侧的书包去揽师兄的脖子,顺理成章。

白寒露也是少年刚开始发育的年纪,比他这懒骨头师弟高不了太多。于是他们穿过花园走出校门绕过小街转进院子里的时候白莲会用没抄着锅铲的那只手给...

《【卡米】毫无因果的脑洞》

卡子带少主亡命天涯的随便什么paro

一小段,随便看看。


要跳咯。卡菲休笑嘻嘻地说。

他在米拉扬反应过来之前揽住了他的腰,后退一步踩在天台的边缘。

“请抱紧我——BOSS。”他低下头凑在米拉扬耳边说,刻意压低的声音混合着热意喷洒在少年苍白得透明的皮肤上。

他怀里的少年明显的一颤,细小的唔声从唇际抖落。

卡菲休眯了眯鸽血红的眼眸。他加大几分用在米拉扬腰上的力向后倒去,马丁靴的靴跟擦过台缘剥落年久的石灰墙面。

他跳了下去。

米拉扬下意识地抓紧了卡菲休的衣襟。他在这座金属围城深秋混着浓重铁腥味的凛风里努力地睁开双眼,却见疯狂天生张扬的眉眼近在咫尺。

那眼神在城市的阴影里晦暗不...

《【江澄中心】浮生》

这一醉方休又何尝不是浮生大梦。

醒时阳光正好,灼灼地铺张开来晃了眼。

莲花坞上长风过耳,挟了谁家的风筝直直撞过来。

一筝一线一舟两小童。终是有什么随那舟际远去融入山光水色再不见。

此地唯余空城。君自此唯漫漫逃路为己任。

多少年书墨解奂,字迹隽逸灵秀倒像是被什么困住再展不开拳脚。

君紫衣浩荡,来去轻尘却始终顾自独行。坊间传述几许的孤傲自闭不近人情,到见了才知是真真气度不凡——只是那仙风道骨逸尘凌虚,竟生生溢出苦来。

可众说纷纭也不过向着谁家青冢的遥祭。

这长策遍问古今,来时路遥远却连视线都模糊。

再回眸时此间风平浪静,不如当年鲜衣怒马,少年人眉目明朗,佩剑两柄,出入成双。...


到头来你也只能冷着脸对他说滚。


——你明知逃路悠长,有些话在嗓子里堵了半生终是再说不出口。

《存档。无关联。草稿流。伞修。》

红尘来来去去错错落落终是再无君。


你本已是他的荣耀。


半夜三点想起谁的名字,眼神清明瞳底无星无月,借没拉严的纱窗外昏暗的光亲吻故人的遗物。

下床时无意把另一只拖鞋踹进床底,摸索着去捞却结结实实磕在床板上。

真疼。他捂着额头认命地想。

——假装不知道回忆疼进心脏里。


多好的曾经。

可你脆弱而近乎于无的笑容连带着艳丽如死的红一次次撞进眼球却像纠缠不散的魇。

他直愣愣地站在人群和蜚语里却只想,我没来得及向你告别。


你死于一个浮躁而寂静的秋末。看不清面目的少年拥抱着你喊你的名字,声音嘶哑如破败的风箱。

而你再不存在于谁的少年游。


你看着他的时候想,如果。

可...

《一个文案。沙岚中心。》

罂粟颜色的男孩子。温和纯净。美好。像是毒。后来他死了。吟咏着他的时光沉进黑夜里。

啊。那就一起死好了。他安安静静地笑。

明明你自己都不知道理由。你的月光早已破碎。你的信仰只剩枯骨。

你在不特定的夜晚为不特定的人唱一首不特定的歌。电台里滚动播放你带一点点哑的声音。而你沉默着什么都不说。

金色的魔女高举她焰铸的长剑向着神明的王座。像是祭奠。

会有人记得吗。会有人记得神坛上疲惫的主祭吗。

你不知道。也不会去想。

你不想要被太多人铭记的。

毕竟你是沙岚嘛。

——你笑着。如同光色的长梦。

《一个脑洞。卡米。未命名。》

day0

或许我该感谢你带我下地狱。


day1

过于张扬的男人火红色的发点燃黑白灰的世界也点燃你稻草制的心脏。

而你明知你在扑火。


day2

明明是这么适合红色的人啊却为什么连世界都是黑白色。


你很多次看见他的笑容,高傲而轻蔑的弧度。不存在的镰刀不带迟疑地锁喉然后再也没有然后。

可更多时候疯狂先生习惯于以死般的平静盘腿坐着看你,火色的双眸一睁一合笑出点狡黠。

他对你微笑,你也看着他。

却永远是你先移开视线。

理由是什么呢。你觉得他空荡荡的躯壳过于危险?或者你担心被他弃置?

可你自己似乎也不知道。

他狂放而随心所欲连灵魂里都写着不驯可你偏偏看不见他心脏的...

© 漓火/Powered by LOFTER